<th id="75vzz"></th>
<address id="75vzz"><progress id="75vzz"></progress></address>

    <track id="75vzz"><progress id="75vzz"><listing id="75vzz"></listing></progress></track>

      <th id="75vzz"><meter id="75vzz"><listing id="75vzz"></listing></meter></th>

      欢迎访问看连载小说网!

      看连载小说网

      第四章 小木匠单刀赴赌坊

      作品:民国奇人 | 分类:网游竞技 | 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
          不见的,不只是鲁班书,而?#19968;?#26377;他师父给他留下的那些大洋……一个子儿都没剩下。

          小木匠感觉到一股凉气冲上心头,下意识地站了起来,打量狭窄的房间,生怕自己的那个便宜师叔张启明,不知?#26469;?#21738;儿就冒出来,要他好看。

          不过他很快?#20174;?#36807;来,渝城离乾城不知道?#36212;?#19978;千里,而且这茫茫人海,张启明哪里能够找得过来?

          他快速打量了一下房间,又走到了窗子边儿上检查,瞧见这儿有破损的痕迹,以及鞋印。

          他这才确定是被人挑了窗,将东西给偷走了。

          小木匠重新检查了一下,发现除?#22235;?#31665;最下面那层的鲁班书和大洋之外,其它地方也丢了些?#28216;錚?#19968;件半新的衣裳、半截床单……

          就连屈孟虎先前给他的牙刷,都不见了。

          是个贼。

          小木匠?#27426;?#23376;的火,身处异地,他本来已经够小心了,那本关系修行的《万法归宗》,他基本上贴身收藏,只?#26032;?#29677;书比较厚,一直放在木箱的最下层,而木箱他上工的时候随身带着,一直不离眼。

          他这般小心,却不曾想到底还是被人给盯上了,这出门吃饭的一溜烟功夫,就给人摸走了去。

          现在可就麻烦了,那钱财大洋之类的,都是身外之物,没了就没了,小木匠虽说心疼,但?#19981;?#26159;能够接受的。

          但鲁班书,特别是上中下三册都在,给?#22235;?#20102;,问题可就大了。

          且不说这是鲁班教的秘典,意义重大,就说有人学了里面的法子,出去祸害人的话,小木匠多少也得沾点儿这恶事的因果。

          小木匠?#36739;?#36234;气,拳头捏得咔擦响,而这时,一声“喵呜”的声音,将他拉回了现实之中来。

          他低下头,看了一眼脚下的痴?#20070;?#29483;,脑子突然?#27426;?br />
          他想着倘若屈孟虎是自己的话,?#21482;?#24590;?#31383;?#21602;?

          这般一代入去想,理智回归,小木匠没有再陷入?#24352;?#20043;中去,而是开始认真思索起办法来。

          想了?#27426;?#19968;会儿,他出了门,来到了一楼房东这儿,讲明了此事。

          住客被偷了,绝对不是什么光彩事儿,房东的脸色挺难看的,将他拉到一边,简单询问之后,问他要不要去找巡捕来?

          渝城当地的治安,小木匠来这两个月是瞧见?#35828;模?#21483;那些官家过来,不但不能将东西?#19968;?#26469;,反而会脱一层皮,那帮?#19968;?#29978;至会质疑小木匠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钱,然后将他给折腾死去。

          所以小木匠并不想做那无用之事,而是问房东,说他出去吃饭的期间,有没有瞧见什?#24202;欢?#21170;的事情。

          或者看到手脚不干净的人进出。

          房东一开始并不愿意帮忙,?#27426;?#23567;木匠却提出房东若不配合的话,他就到处去宣扬此事,让房东下不来台。

          那房东嘴里骂骂咧咧,不过还是出了门,四处去打听询问。

          过了一刻钟左右,房东回来了,告诉小木匠,说后巷补鞋的皮匠提供了一个线索,说瞧见江北一带的混子榆钱赖在这儿晃悠了一会儿,然后刚才背着一个青?#21450;?#34993;,匆匆忙忙,朝着朝天门一带走了。

          小木匠赶紧让房东带着去找了皮匠,皮匠又补充了一点儿信息,小木匠想起丢?#35828;?#24202;单,问起那包袱的花色,正好对上了。

          偷他东西的,却正是那个叫做榆钱赖的?#19968;鎩?br />
          小木匠问起榆钱赖的信息,皮匠?#20174;行?#22696;迹,不怎么说话,他是个明白人,也不吝啬,从刚刚领的工钱里,摸出了半吊钱来,塞在了皮匠手里。

          皮匠得了钱,咧着嘴笑道:“哎呀呀,这怎么好意思呢?”

          话是这么说,但他还是利索地将钱收了起来,然后告诉小木匠,这个榆钱赖的?#19968;錚?#26159;江北的惯?#20992;?#20182;也是因为一个亲戚才认识的。

          那?#19968;?#36319;着江北五里店的王档头,平日里也很少来朝天门这一带晃荡。

          皮匠话语说到一半就停下来,小木匠却听懂了。

          那榆钱赖并不在朝天门这一带混,而这一次过来,显然是得到了消息。

          而提供这消息的,极有可能就是相邻的住客,或者街坊。

          小木匠又问了几句,打听清楚?#22235;?#27014;钱赖的身高、样貌和背景,确定此事与张启明无关之后,按照皮匠的指点,朝着北边追去。

          他一?#25918;埽?#20174;住处一直跑到江边,看了一圈渡口,又去找了船,然后?#21482;?#26469;,到处找寻一圈,都没有瞧见人。

          那?#19968;?#24471;了手,肯定躲起来了。

          小木匠来来回回跑了几趟,都没有瞧见人,酒气也散了去,回过头来,瞧见虎皮肥猫一直跟着,他望着那小畜生金黄色的眼瞳,喃喃说道:“你说说,我该怎?#31383;歟俊?br />
          突然碰见这糟心事,小木匠也是头晕眼花,所有的压力集中在了他的身上,让他有点儿憋不住。

          那虎皮肥猫听到,抬起头来,张牙舞爪,满脸凶相,一副“我是大爷”的模样。

          小木匠瞧见,不由得笑了,他伸手抓起一块石头,恶狠狠地?#20197;諏说?#19978;,大骂道:“跑得了和?#20449;?#19981;了庙,格老子的,真当我是没牙的老虎啦?走,咱们去找那什么王档头去,让他交人。”

          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?#36130;?#26159;蓬蒿人。

          若是三道坎镇的小木匠,或许真?#26408;?#35748;栽了,但这些日子以来,小木匠修习那《万法归宗》颇有起色,现在一天都能够运行那六周天了,气力也是迅速增长。

          通常来讲,感受到了“炁”,就算是修行入门了,与寻常的练家子截然不同。

          无论是身体素?#21097;?#36824;是力量、?#20174;?#21147;,都是如此。

          更何况,小木匠还从屈孟虎那儿,学到了“镇压黔灵刀法”的奥义所在。

          而且跟屈孟虎、洛?#36824;?#30340;交往,也让他多出许多男儿气概来。

          今非昔比。

          说了狠话,小木匠没有半分犹豫,他先前问?#22235;?#29579;档头的住处,那?#19968;?#22312;江北五里店开了一家赌档,混得颇为风光,顺便找一人,便能够打听得到。

          小木匠当即就找渡船过了江,随后马不停蹄,赶到了五里店,又经过打听,最后来到了王档头的赌档。

          赌?#36947;?#38754;十分热闹,门口站着两个黑衫大?#28023;?#19968;看就不是良善之辈。

          小木匠听了皮匠的话,知晓这王档头在江北,也算是一号人物,不但有着一个赌档,而?#19968;?#24320;了几家窑子、一个烟馆,手里还带着十?#29238;?#34762;贼,混得相当?#20504;螅?#32780;能够有这样一番事业,那王档头也有着一身本事,颇有名声。

          另外他身边还豢养着好?#29238;?#21385;害的打手,这才镇得住这一大摊子的事儿。

          小木匠以前从来没有进过赌档,此刻一进来,发现里面烟熏火燎的,房子里七八个桌子,围了几十人,有人还带了打扮?#27809;?#26525;招展的窑姐儿,叽叽喳喳,更是添了几分热闹。

          小木匠逛了一圈,找到了一个看场子的?#19968;錚?#28145;吸了一口气,对他说道:“我找你们王档头。”

          那看场的汉?#26377;?#30524;瞥了他一下,吐了一口唾沫在地,并不理他。

          小木匠以为他没有听到,又说了一遍:“我找你们王档头。”

          那人才问道:“有事?”

          小木匠说有,结果看场子那汉子却说道:“有什么事情,跟我讲,我们档头是你说想见就能见得么?撒泡尿照照自己再说话,实在皮痒了,我帮你松松骨。”

          ?#33579;?#34987;小瞧了。

          想要展现本事,小木匠有很多办法,虽然他没有看完鲁班书上册,但里面许多阴损的法子,他也是知晓的。

          不过那些,都需要提前准备,而且见效并不快。

          小木匠想要赶紧?#19968;?#33258;己的失物,只有硬着头皮上了。

          他伸手过去,一把掐住?#22235;?#20154;的喉结,微微一用力,那?#19968;?#39039;?#26412;头?#36215;了白眼,而小木匠另外一只手将那人的腰环住,顶着那?#19968;?#30340;腰眼,缓声说道:“现在呢?”

          那?#19968;?#34987;袭,下意识地喊了声“格老子的”,然后想要反抗,却不曾想腰间力量一涌过来,顿?#26412;?#36719;脚了。

          他知道,这个后生,是个狠人。

          在赌场里看场子的,大多都是看碟下?#35828;?#35282;色,小木匠这么一弄,那?#19968;?#31435;刻怂了,对他说道:“我们档头在里面,我带你去。”

          两人“勾肩搭背”,朝着里面走去。

          走了一重院子,门口的人瞧见这情况,哪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都跟了过来。

          等到了第二个院子里的时候,那院子里的大缸前面,摆着一?#28895;?#24072;椅。

          上面坐着一个穿着黑色绸衫的男人,冷冷看着他。

          那?#19968;?#28385;面风霜,左边耳朵少了半边,看上去气势很足,旁边还站着两个黑衣打手,而跟着过来的,也有四五个。

          小木匠走上前来,打量?#22235;?#20154;一眼,问:“你是江北的王档头?”

          那人点头,说是我。

          小木匠松手,将挟持过来的看场汉子放开,那?#19968;?#19968;离开,立刻怒吼:“格老子的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这么多人在,有人撑腰,他要冲?#20384;?#25253;仇,却被身穿黑绸衫的王档头拦住了,这位爷颇有江湖气派地问小木匠找他?#38382;攏?#23567;木匠也不废话,将榆钱赖偷他东西的事儿说出,然后告诉王档头,只要他找到榆钱赖,把东西还回来,他就当做这件事情没发生。

          王档头听完这话,淡淡说道:“榆钱赖两个月前就回了老家,你要找他,去乡下找吧。”

          说完,他起身来,朝着房间里走去。

          而其他人,则撸起了袖子来。

      时时彩软件
      <th id="75vzz"></th>
      <address id="75vzz"><progress id="75vzz"></prog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<track id="75vzz"><progress id="75vzz"><listing id="75vzz"></listing></progress></track>

          <th id="75vzz"><meter id="75vzz"><listing id="75vzz"></listing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<th id="75vzz"></th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75vzz"><progress id="75vzz"></prog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75vzz"><progress id="75vzz"><listing id="75vzz"></listing></progress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<th id="75vzz"><meter id="75vzz"><listing id="75vzz"></listing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北京pk10冠军直播 火影忍者剧场版11 锁子甲编织 塔什干棉农吉达阿赫利 彩票中奖人 葫芦兄弟 动画片 下载 福22选5走势图 逐鹿三国之君临天下主公装备 使命召唤ol二测 弗赖堡天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