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75vzz"></th>
<address id="75vzz"><progress id="75vzz"></progress></address>

    <track id="75vzz"><progress id="75vzz"><listing id="75vzz"></listing></progress></track>

      <th id="75vzz"><meter id="75vzz"><listing id="75vzz"></listing></meter></th>

      欢迎访问看连载小说网!

      看连载小说网

      第六十九章 死

      作品:民国奇人 | 分类:网游竞技 | 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
          瞧见顾白果的一瞬间,小木匠的心脏顿?#26412;?#36339;个不停,?#34892;?#32467;巴地问道:“你、你来干嘛呀?”

          顾白果笑了,眉眼儿都眯了起来,说道:“你不是说等你闲了就过来找我玩么?我发现你没有来找我,我就过来了啊——我怕你回头就把我给甩了,自己个儿偷偷跑去锦官城了,所以就来看一眼嘛,结果你没在,你朋友却在这儿,还给我开了门,我就进来了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小木匠瞧了鬼王一眼,瞧见那?#19968;?#31505;眯眯的样子,仿佛人畜无害,顿?#26412;陀行?#22836;疼了。

          他对顾白果说道:“我这两天有事,忙不过来,你先回去,等过两天我再去找你。”

          他瞧见顾白果这模样,显然并没有想到眼前这侏儒就是先前江滩上的鬼王,于是赶忙将她给赶走,免得遭了横祸。

          ?#27426;?#36825;个时候,鬼王却缓声说道:“我瞧白果挺有意思的,她想留这儿,就让她留着呗。”

          小木匠陪着笑说道:“师父,她就是一?#27426;?#20107;的小孩,只会?#20223;?#30340;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鬼王的脸色却一下子就变得严肃起来,冷冷说道:“我看不是她?#27426;?#20107;,而是你?#27426;?#20107;吧?”

          这简单一句话,让小木匠顿?#26412;?#26377;了一种被人看得透透彻彻的感觉。

          很显然,鬼王并不想将顾白果给轻易放走。

          明白了这一点,小木匠却反而变得轻松了许多,先前一直很纠结?#21335;?#27861;,此刻却得到了答案,于是笑了起来,对鬼王说道:“我刚才只是觉得白果可能会打扰到您的静修,现在想了一下,我这药倒是买回来了,但我也不会煎药啊;白果出身于大雪山一脉,世?#26469;?#20195;的医家,有她在,一切问题都解决了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他轻松的状态感染到了鬼王,那侏儒脸上原本?#34892;?#38452;沉的神色也变得轻松了一些,点头说道:“果真?那可真的是太好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小木匠对顾白果说道:“白果,这不是我朋友,而是我新拜的师父,很厉害的,只不过他受了些伤,我这儿去买了一点药,你一会儿帮忙煎一下——对了,先前江老二受伤,你是打算怎么煎药的?”

          顾白果?#34892;?#30097;惑地看了鬼王一眼,虽然很惊讶,但还是礼貌地问了好。

          鬼王十分和善地点头微笑。

          顾白果这才回答道:?#24052;?#20102;苏姐姐的关系,酒店的人说可以借用他们的厨房,也可以在天台上用小炉子煎药,不过不能太大动静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他话都还没有说完,鬼王便直接说道:“那就在阳台上吧,不用跑来跑去那么不方便。”

          顾白果一副?#21543;?#30333;甜”的样子,拍手说道:“好呀,好呀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小木匠让顾白果去弄炉子,却给鬼王瞪了一眼,说你一大男人,好意思让一个小女孩跑来跑去么?赶紧去,顺便把午饭给弄回来。

          小木匠感觉鬼王有点儿不放心顾白果,所以才出此言。

          他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,而是微笑着说道:“也好,这儿我比较熟悉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他将药给放下,然后下了楼,去大堂那儿与侍者说起。

          侍者此刻已然知晓了小木匠的身份,就算是不看在苏慈文的面子上,?#19981;?#23617;颠屁颠地巴结,当下也是立刻就做了安排,还让准备派人上去弄。

          小木匠怕他们进屋瞧见鬼王,便让人?#20599;?#20102;门口就好。

          随后他又去点?#30636;停?#36825;才回到三楼。

          刚刚回屋,没一会儿,送火炉、药罐和午餐的两批人都到了,小木匠把卧室门关着,让人送进来,然后关了门,顾白果这才出来。

          她将火炉弄到外面去,开始拿着那些采购来的药材煎服,而鬼王则在屋内指导着。

          小木匠一边整理餐桌,一边留心着那儿的动静,发现鬼王却是将自己在庄麻子那儿采买的东西,和几样药?#27169;?#32473;留下了。

          随后他很自然地放到了一边去,也没有解释要干嘛。

          小木匠看在眼里,却显得十分平静,残酷的生活教会了他太多东西,所以?#33258;?#20102;脑后,完全不在意地招呼大家过来吃饭。

          因为担心鬼王吃不惯西式餐饮,所以小木匠叫了些中式的?#39029;?#23567;菜,以及一煲老母鸡汤。

          不过鬼王身受重伤,胃口其实并不太好,简单吃了一些,便停了筷子。

          反倒是小木匠和顾白果战斗力超强,将这一大桌子的菜都给吃完了,而且顾白果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角的油花,得意洋洋地说道:?#26696;?#30528;姐夫你,真的是吃香的喝辣的,美滋滋啊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小木匠笑了笑,却没有说?#21834;?br />
          吃过饭,让酒店的人过来收拾就好,等到了午后,顾白果去看药的火候,而鬼王则与小木匠聊起了他这一脉的实用之道来。

          鬼王这一脉,?#35835;?#38660;阴策》是基础,总共有九转境界,就算用一辈子的精力来钻研,都会觉得浩瀚如海,难以抵达彼岸。

          而除了灵霄阴策,他还有三门独门手段,分别是“探云手”、“登天梯”和“落魂幡”。

          探云手很简单,就是与人正面接敌之时的擒拿手段,不过顾名?#23478;澹?#25506;云”,说明了这手段的轻灵飘逸,灵动诡谲。

          此法看似简单,却分作三十六?#26041;?#31350;,十三门法诀,囊括了鬼王祖上几代高人呕心沥血积累的经验与教训。

          它学会容易,贯通却难。

          登天梯则是轻身手段,“登天”这形容词?#34892;?#22840;张了,但若是明了诀窍,懂得行气运劲,?#30636;?#36214;蟾、飞檐走壁却并不算稀奇。

          至于“落魂幡”,这比强两门要讲究许多,这里包括了复杂的旗幡制作工艺、细节和讲究,?#31181;?#30340;咒文等,还有幡成之后,需要做的血祭,以及诸般妙用之法。

          不过这落魂幡?#34892;?#34880;腥,甚至?#23736;瘢?#20809;那幡成之后的血祭,至少就需要十二个阴?#20081;躒找?#26102;的处子鲜血和亡魂来祭祀。

          那还只是基础的,鬼王被廖二爷毁去的那一杆,可是用了四十八个。

          而最顶级的,相传需要用上一百零八个。

          何其恐怖?

          小木匠听?#30511;木?#32966;战,鲁班教缺?#24187;?#37324;面的诸多邪术比起这个来,简?#26412;?#26159;小巫见大巫,连提鞋都不配。

          不过他却?#30333;?#24456;认真的样子,一字一句地记着,装在脑子里去。

          这么多东西,一下子塞进小木匠的脑子里,让他有种被填鸭的感觉,不过他自从修行之后,那脑子却是活泛了许多,无论是记忆力,还是理解力,都蹭蹭蹭地往上涨。

          所以他虽然极为吃力,但?#39038;?#26159;能勉强跟得上鬼王?#23448;?#30340;进度。

          其间顾白果将药煨好了,鬼王喝过之后,精神头好了许多,小木匠也没有让顾白果离开,而是让她在客厅处自己玩。

          后来还吃了一会晚饭。

          如此一直到了深夜,小木匠终于囫囵吞枣一般地将鬼王教授的东西给学完。

          而鬼王却显得很是精神,又跟小木匠闲聊起来。

          这闲聊并不是没有目的,鬼王将他平生几场得意的战斗提出来,与小木匠知晓,这个倒不是为了吹牛逼,而是通过实战案例,来给小木匠解析先前教授的那些东西,如何用在实战之?#23567;?br />
          他甚至还将自己当时的心理状态,以及对敌的宝贵经验都无私地奉献出来,让小木匠感觉到十分的过瘾。

          毕竟他此刻最欠缺的,就是这个东西。

          不过激动归激动,这么大规模、高密度的信息灌输,连缓口气的时间都很少,这让小木匠一开始的时候,还能够?#30475;?#30528;精神坚持着。

          但到了后来,特别是鬼王开始不掺干货吹牛逼的时候,他的眼睛就不知不觉地闭合上去。

          他担心鬼王会说他,所以?#30473;复?#36208;了神,又用手使劲儿揪住大腿,让自己清醒过来,没想到鬼王越讲越无趣,他的睡意就更浓了。

      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,他突然听到鬼王很是轻柔地说了一句:“若是想睡,便睡吧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这一句很清晰,而后面仿佛还有话语,却只是呢喃声,小木匠如蒙大赦,提起的心神终于落下,却是靠在了椅子上,直接就睡了过去。

          他人睡了,那鬼王却还在讲述着,差?#27426;?#36807;了一盏茶的功夫,鬼王却话锋一变,口?#24515;?#36215;了某段咒文。

          小木匠鼾声顿起,呼噜噜地响着。

          虎皮肥猫趴在地上,?#27426;?#20063;?#27426;?br />
          鬼王瞧了他一眼,走出了卧室,瞧了一眼在沙发上睡着的顾白果,浮现出了一抹杀意,但很快就消散了去,然后将先前放置一旁的几味药取出来,将其碾碎之后,放在了顾白果的鼻间。

          鬼王让她嗅了一会儿,?#20154;?#32454;微的鼾声浮现,方才拿开。

          他去了浴室,将?#27426;?#20081;七八糟的东西处置了一下,随后回到了房间里来。

          同样的流程,他给小木匠与虎皮肥猫都嗅过了那药剂,随后咬破了中指血,滴在?#27515;?#22367;阴土上。

          紧接着,他将如同死人一般的小木匠,费力地弄到了床上。

          他紧张地做着诸般布置,妥当之后,念了?#27426;?#38271;长的咒诀,随后将嫩竹子搭在了自己唇间与小木匠的胸口,低语道:“我的好徒儿,师父需要你这条真龙之灵来治伤,重回巅峰,去报复那帮背叛了我的人。但若是不杀了你,我便无法拥有它,所以只能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他没有说话,而是念起了一长段的?#21280;?#26469;。

          这吟唱?#24444;?#21448;艰涩,即便是以鬼王的水平,都显得?#34892;?#33392;难,?#27426;?#23601;在他全身心地投入到这场法事的时候,突然间,如同死人一般的小木匠,却从那床上一跃而起。

          一大抹的刀光充斥房间?#23567;?br />
          紧接着……

          人头跌落,鲜血冲天。

      时时彩软件
      <th id="75vzz"></th>
      <address id="75vzz"><progress id="75vzz"></prog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<track id="75vzz"><progress id="75vzz"><listing id="75vzz"></listing></progress></track>

          <th id="75vzz"><meter id="75vzz"><listing id="75vzz"></listing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<th id="75vzz"></th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75vzz"><progress id="75vzz"></prog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75vzz"><progress id="75vzz"><listing id="75vzz"></listing></progress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<th id="75vzz"><meter id="75vzz"><listing id="75vzz"></listing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第戎芥末与普通黄芥末酱区别 魔术揭秘 疯狂之七APP下载 丧尸来袭老婆是什么鬼 王者荣耀助手 宝贝财神援彩金 湖北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炸金花秘诀 华丽剧场客服 韦斯卡与皇家社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