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75vzz"></th>
<address id="75vzz"><progress id="75vzz"></progress></address>

    <track id="75vzz"><progress id="75vzz"><listing id="75vzz"></listing></progress></track>

      <th id="75vzz"><meter id="75vzz"><listing id="75vzz"></listing></meter></th>

      欢迎访问看连载小说网!

      看连载小说网

      第二章 潘家寨

      作品:民国奇人 | 分类:网游竞技 | 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
          经过这一路上的探讨和修行,小木匠已然将鬼王传授的东西烂熟于心,即便在修为上进步有限,但在与人争锋之上,却还是有几分信心的。

          这也是他为什么能够一瞬间感知到门外有高手的原因。

          他伸手过去,将那被破布重重包裹的寒雪刀拿在手里,这把刀的其余地方都绑得严严实实,唯有刀出鞘的那地方,却是一点儿约束力都没有,方便他随时都能够抽刀而出,与人对?#23567;?br />
          但他还是没有明白门外那人过来的目的,开口说道:“是哪个哟?”

          敲门声停住了,门外那人恭敬地说道:“打扰了,在下是镇子东头潘家寨的,我听人说旅馆里来了一个小神医,医术精湛,而我母亲则久病缠身,许多名医看过,都不成,所以就起了心思,赶到了这儿来,想要?#22836;?#23567;神医帮忙去瞧一眼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那人说得十分客气,小木匠听了,看了顾白果一眼。

          顾白果已经起身了,她换好了?#36335;?#35753;小木匠去开门。

          人家一片孝心,小木匠也不好阻拦,于是点?#35828;疲?#21435;将门开了,瞧见是一个孔武有力、三十多岁的男子。

          他身后还跟着两个黑衣下人,正站在走廊上?#21364;?#30528;。

          小木匠叫人进来,对方却十分客气,摆手说不用,然后想请小神医过府一叙,无论能不能看好,酬金都备着了,而?#34915;?#19979;的软轿也准备好了。

          瞧见人家如此真诚,客客气气,小木匠也收起了防心,顾白果则收拾了药箱,准备出门。

          除了旅馆,门外却有软轿等候,不过只有一副,顾白果推辞不得,坐了上去,而那人则陪着小木匠边走边聊。

          鬼王吴嘉庚的“灵霄阴策”修行起来,呼吸平顺,气息内敛,是能够藏匿修为的绝佳法门,所以即便瞧见小木匠背着武器,但那人也并没有把小木匠当做是行走江湖的人物。

          双方边走边聊,小木匠得知此人叫做潘志勇,是潘家寨的大户,平日里耍枪弄棍,也是个不安分的角色。

          他早年间曾经去过青城?#35282;?#36947;,修行过几年,后来家中父亲去世,家业无人继承,不得已,?#21482;?#21040;了老家来。

          虽然只是在青城山待了八年,但他为人聪慧,根骨又佳,故而还算是不错。

          ?#32972;?#19979;山,他还被挽留来着,不过因为家里,最终还是婉拒了。

          听完这些,小木匠方才知晓为什么此人给他的感觉如此强烈,却是从青城山下来的厉害角色,随后又不由得感慨。

          青城山在这西南之地的影响当真厉害,随便在这一个小镇子里,都能够遇到与青城山有关的人。

          潘志勇也是在镇子上作客时听人说了两嘴,所以就?#32972;?#20914;地赶了过来,他没有先去潘家寨,而是来到东头一处宅邸,与那主人告别,这才离去。

          那主人家也是镇子一家大户,主人却是潘志勇的岳父老子,所以他才会这般客气。

          回程的时候,潘志勇?#21335;备竞?#20182;?#22791;?#30340;妹妹,也就是小姨子,也跟着过了来。

          川地人家,天府之国,别的不说,女娃儿长得普遍都好看。

          潘志勇?#21335;备竞?#23567;姨子,则长得格外好看,特别是他那待嫁的小姨妹,肌肤若水、面若挑花、樱桃小嘴、声音柔美,一双黑宝石般的大眼睛,忽闪忽闪,仿佛会说话一样,而且也没有寻常大户人家的拘谨和矜持,川妹?#26377;?#26684;,很是热情地与小木匠、顾白果聊着。

          这姐姐叫做庞飞燕,妹妹叫做庞飞羽,倒都是好名字。

          小木匠自然不会将?#32422;?#30340;底细透出,便告诉他们,?#32422;?#21644;顾白果是兄妹关系,此番出行,是前往锦官城投?#35760;?#25114;的。

          潘家寨就在镇子东头几里地,几脚路就到了,并没有走多久。

          那年头,为了防备土匪和兵乱,但凡有条件的村寨,都会修起寨门和围墙,有的或许会弄石头,有的则是泥?#25947;?#28784;,而潘家寨则特别地阔,那石头土垒,严严实实,不比普通?#21335;?#22478;差多少,看起来的确是有所积?#37048;?br />
          小木匠认真打?#23380;牛?#32780;潘志勇心忧母亲病情,直接入府。

          也是几进几出的大宅子,小木匠在客厅这儿?#21364;?#32780;顾白果则在庞家姐妹的带领下,直接奔了后院去,只留下潘志勇在前厅陪着。

          两人喝了一盏茶,顾白果走了出来,潘志勇赶忙起身迎了上去,询问病情。

          顾白果到底大雪山一脉出身,本事还是有的,她告诉潘志勇,说他母亲患的,是枯伤耗损、肺热津枯、胃燥津伤、脾阴虚耗、肾阴耗损之症,多因恣食肥甘,蕴为内热,或情志失调,五志化火,迁延日久,阴阳俱虚,故而变证百出,肝脏损伤。

          潘志勇听到,由不得苦笑,说您的意思,是我母亲生活太优越了,长胖了,所以才会得了这样的病症?

          顾白果点头,说对,人体是一个很复杂的东西,?#34164;?#23569;,会饿着,但吸收太多了,补过了,也不?#23567;?#32769;太太现在身体?#34892;?#34394;胖,还一直进补,在西医里面讲,叫做消化不良,如果继续这样下去,很容易损伤肝脏,进而出现更多的病症,而到了那个时候,可能就无力回天了。

          她说得严重,潘志勇?#26408;?#32905;跳,说道:“可有解法?”

          顾白果说道:“此症目前并无痊愈之法,只能靠药汤维持,改善血气——汤药并不复?#27185;?#40614;门东汤、炙?#20160;?#27748;或者八味肾气汤皆可,若有条件,配白虎人参汤最好,其实地黄、山药、知母、麦冬、葛根这些药材,煎药皆可,再配上针灸?#21697;ǎ?#33008;俞、肺俞、脾俞、三阴交、中脘皆可,再配太溪、鱼际、命门、内庭等穴的艾灸刺激,病症便可维持,辅以食疗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她滔滔不绝地说着,潘志勇认真听完,顿时对面前这个小姑娘颇为敬佩。

          他?#27426;?#22320;赞扬着,顾白果略有得意,忍不住说道:“那是,我大雪山一脉入世行走,自然是得有一些真本事的。”

          潘志勇越发恭敬,想要请顾白果留下来,给他母亲治病。

          至于酬金倒不用担心,他不是吝啬之人,必有重谢。

          顾白果却推辞了,说她和小木匠需要前往锦官城,有着急的要事得办,没有时间留下来。

          潘志勇一再拜托,而庞家姐妹也是?#33267;?#30456;劝,都无效果,潘志勇只有叹了一口气,然后对两人说今夜?#34892;?#26202;了,且在府?#34892;?#24687;,以免来回奔波。

          顾白果需要将刚才的诸般交代都写于纸上,颇费时间,所以也没有挽留。

          潘志勇给他们开了两个房间,顾白果在后院,挨?#25490;?#30519;住,小木匠则住在前院?#30446;头看Α?br />
          因为?#20449;?#26377;别,所以他们倒也没有多做解释。

          顾白果能缓解老太太病症,被人众星捧月地去房间里开方子,而潘志勇则陪了小木匠一会儿,又心忧母亲病情,告了一声罪,便也跟了过去。

          小木匠其实还喜欢清静一些,找旁边伺候?#21335;?#20154;要来纸笔, 回房耐心地钻研着鬼王的所学。

          越是学得深入,小木匠越发感觉到这些东西的深奥和博大。

          看得出来,鬼王为?#30636;?#21462;小木匠的信任,是花了大力气,下了血本的,只?#19978;?#20182;碰到了有着小人物特有狡猾的小木匠,最终在最紧要的关头功亏一篑,落了个身首分离?#21335;?#22330;。

          研究这些,时间不知不觉就流逝了,不知道过了多久,门外传来敲门声,小木匠问:?#20843;俊?br />
          门外传来了庞志勇小姨子庞飞羽的声音:“是我,飞羽。”

          小木匠?#34892;?#22855;怪,不过这儿是人家家里,也没?#34892;?#24608;,过去开门,却瞧见庞飞羽提着一个食盒,俏生生地站在门口。

          她笑盈盈地对小木匠说道:“刚才你妹子饿了,我姐夫便让后厨做了些吃?#24120;?#25105;刚才听管家说你要了纸笔,在练书法,晓得你还莫得睡,怕你饿了,所以就带了些吃的过来,给你当做宵夜。”

          小木匠的确是?#34892;?#39295;了,客气地说道:“谢谢,谢谢——您真的是太客气了,其?#21040;?#20154;送来就行,用不着亲自过来。”

          庞飞羽笑了,说我对书法也挺?#34892;?#36259;的,所以就过来瞧一瞧,看个稀奇。

          她进了屋子,将食盒放在了八仙桌上,瞧见上面四五张白纸上,密密麻麻写了无数字,忍不住拿起一张来,看了一眼,便赞叹道:“好字。”

          小木匠的字体学的是鲁大,叫做瘦金体,据说这是宋徽宗?#20877;?#25152;创的一种字体,因为规整细腻,字迹分明,用在营造建筑上面颇为适用,所以他自小就学的这个。

          这玩意谈书法呢,?#34892;?#22823;了,但他多年的手艺活儿,规规整整的匠气还是有的。

          小木匠怕庞飞羽瞧出字里行间的?#22235;?#26469;,赶忙收起,说瞎写,瞎写。

          他将那纸张收起,庞飞羽也不?#24179;希?#32780;是将食盒打开,对他说道:“厨?#23380;?#22791;不足,就盛了一份先前留下的乌骨鸡汤,还下了一大碗红油抄手,不知道你喜不喜欢,先尝一尝吧。”

          她满脸期待,小木匠赶忙端出来,瞧见那抄手整整一大海碗,几十个将近透明的抄手,在红油汤水里沉浮,再加上翠绿的葱花点?#28023;?#30528;实诱人得紧。

          他拿了筷子,夹住一个抄手,放入口中一嚼。

          肉汁裂开……

          “好吃!”他忍不住叫了起来。

      时时彩软件
      <th id="75vzz"></th>
      <address id="75vzz"><progress id="75vzz"></prog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<track id="75vzz"><progress id="75vzz"><listing id="75vzz"></listing></progress></track>

          <th id="75vzz"><meter id="75vzz"><listing id="75vzz"></listing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<th id="75vzz"></th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75vzz"><progress id="75vzz"></prog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75vzz"><progress id="75vzz"><listing id="75vzz"></listing></progress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<th id="75vzz"><meter id="75vzz"><listing id="75vzz"></listing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秘密行动试玩 帕尔马玫瑰香味 使命召唤ol19年还不凉 财炮连连投注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走势图表 魔兽世界9.0新职业游侠 寻仙手游抽坐骑技巧 酷犬酒店在线客服 天津时时彩开奖号码表